陈伟星:我们没赚钱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12-17 18:48    次浏览   

嘀嘀打车负责人吴睿委婉地回答:

此前,业内几家大公司多已拿到巨额融资,但陈伟星说,市场竞争加剧,成本也水涨船高。

陈伟星:我们没赚钱,不断投入,政府这么管,曾经的投入成果、效率就会更低。我们原来除了打车,还想给消费者做智能出行,现在担心这么搞,市场会荒掉。

虽然杭州目前对打车软件没有限制,但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说,行业如今蓬勃发展,政府不应无视创业企业前期的付出和艰辛,盲目否定现有模式。

问题3、新措施给打车软件行业带来哪些冲击?

随机采访中,消费者对取消加价打车的态度截然不同。

消费者陈女士说,政府应专心扮演好裁判员的角色。

消费者3:现在北京打车那么难,应该由市场自由决定,不是政府强制一刀切。

出租司机陈师傅并不支持加价打车,但如果官方平台未来只给一两家民营企业“行业门票”,难逃垄断之嫌。

手机打车软件今后禁止“加价”了——这是7月1日,北京市交通委最新出台的规定。按照这份《出租汽车手机电召服务管理实施细则》,今后,其他打车软件必须与官方平台“96106”合作,备案后才能获得运营资格。此前,上海、深圳、武汉等地相继封杀打车软件,这次北京交通委对打车软件“限行加收编”举措备受瞩目,究竟是规范行业?还是垄断市场?

陈伟星:做个软件简单,让很多用户装上成本是非常高的。发展一个活跃用户,要花小几十块钱,甚至还不够。

司机2:我不支持。有活儿不拉,手机一开,就等着加价的呢。市场会不会乱啊?不能趁人之危啊,你有急事,加五十我不拉,加一百我去了?

消费者2:现在出租都想拉加五块十块的,路上看见你也装看不见。

消费者1:支持,公平嘛。

陈伟星:这个产业,只有说市场上的两三家做的很大,在各个城市都有。未来才有可能做更多的服务,有很多人用,增值服务、广告才能赚钱。

从此前地方政府透露的信息看,封杀加价打车的原因包括:市场监管难,为黑车运营提供便利,更重要是定性为“变向议价”,违反各地出租车管理条例中公平、不议价的原则。

问题1、加价打车是否违法?

记者:包括数据共享?

“竞价”打车模式,一度被认为是缓解“打车难”的创新举措,但围绕他的合法性、规范性争论,却不断出现。

但支持者认为,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,乘客根据情况自愿加价,和司机之间遵循契约精神,是合同法精神的体现。这和在火车站等地,出租车主动议价、涨价有本质区别。一边是《行业条例》明文禁止;另一边与法律层级更高的《合同法》精神吻合。这让加价打车一直披着“灰色的外衣”。很多出租司机直到今天,对此也是一头雾水。

根据《细则》要求,今后电召服务商必须与北京出租调度中心96106签署合作协议,绑定服务、联合调派,数据须接入96106官方电召平台共享,软件名称前必须冠有“96106”字眼,未经许可不许加入广告。此外,加价打车行为将被禁止,施行统一收费标准:即时召车5元,提前4小时预约6元。

陈女士:心理肯定觉得不想加价,但由政府来限制不太妥当。竞争自由,最好是有充分资源供大家选择。

问题2、政府强势介入,是规范行业还是垄断市场?

此前96106已与召车软件“嘀嘀打车”达成合作。嘀嘀打车相关负责人吴睿介绍:他们正与官方平台数据对接,《细则》何时落地执行,要等官方消息。

吴睿:按照目前情况看,肯定有这个影响。

吴睿:希望能给新鲜事物多些发展空间,别一竿子打死。

吴睿:对。原定6月底之前,但现在还没完,具体等交委统一部署。

记者:进入这个平台的有几家民营企业?

吴睿:目前,嘀嘀打车已经被纳入北京统一电召平台。

吴睿:目前知道的只有嘀嘀打车。现在我们在做对接工作。

相比上海、深圳等地的封杀,北京采取“收编”的做法。官方叫车平台进入市场同时,手握市场准入审批权,颇有“裁判员兼运动员”的味道。同时,要求企业数据对接、禁止引入广告、接受调派等要求,也遭到舆论“规范行业还是垄断市场”的质疑。对此,各方评说观点迥异。

对于电召新举措,多数受访出租司机也有争论。

司机:政府指定一家合作,你以前说合理不合法,现在还是支持这个软件啊。这就是垄断。

为了抢市场和用户,打车软件进行了各种尝试:有的大力投放广告;有的通过支付奖金,鼓励用户向朋友推广;还有的干脆向出租司机赠送装有软件的手机。各地政府每一次的叫停,都会引来打车软件的紧张不安。北京出台相应规定后,会对传统格局带来什么影响不能预料。但吴睿承认,对原有市场规则的洗牌和对未来预期不明,已让资本市场对行业的态度转向冷淡。

司机:加五块、十块、二十属于乱收费么?以前用那个,你加了20,扭脸你投诉我去了。

司机1:人家乘客愿意给就给,不给就不给,政府干涉太多了。

陈伟星认为,打车软件只是一类生活服务平台的雏形,正如携程、艺龙等在线旅游网站,只有当市场形成覆盖规模,少数几家巨头存活下来,才可能实现更多服务和盈利的健康模式。他对眼下各地对打车软件“分而治之”的趋势表示担心